★破耍笔杆子的
☆瞎出c的
◆烂剪片的

◇严重洁癖


▽生产线上部分产品原料{原著}
猎人 / magi / JOJO / 柯南 / Free! / 钢炼 / 死神 / 东离…

▲生产线上主要产品类别{cp}:
西伊/ 辛贾 / 凛遥 / 焰钢 / 王麦 / 奇杰 / 团酷 / 斯芬缇特 / 裘龙 / 赤安...

时间盗贼

 *qq昵称(曾)为“胜寒”的独裁者及其亲友请屏蔽我。只是不想您们看我主页,若想在此生事,将连累我的宝贝们在未知期限内没法评论或者私信我喔。


※这里是大假 @斯帕皮斯催婚大队队长 点的美国电影《时间规划局》pa,泪点低的朋友请抓紧纸巾。

※特别鸣谢阿西&大假 。


你曾有过

无论如何

都想见的人吗?


我成为时间所厌弃的人已经两年了。

这是一个颠倒是非的世界,我不愿意委身于其间,却不得不...

KILLING HISOKA杀死西索

※以下不完整!以下没头没尾!请拉到底部看全文!

※以下不完整!以下没头没尾!请拉到底部看全文!

※以下不完整!以下没头没尾!请拉到底部看全文!

中午的西索踩完点,打算回家做准备工作,却给一个老爷爷让出了黏着口香糖的座位,简直是被众怒轰出公交车的。 

多亏了一个有着黑直长的美好男人,在西索身后拦住了喧嚣的人群。 

西索记住了男人的长相,就一步三回头地下了车。 

下了车,迷了路。 

这是他从来没来过的宁静小镇,小巷前的石板路,蒸腾着土黄的气体。 “咕噜噜”,地面突然冒起一个个的小水泡。 西索不惊不乍,任雨点愈来愈密集,愈来愈...

捕鸟蛛

奇犽咽喉深处涌起一声低吼,似乎隐隐引起了窗外夜晚里遥远的野兽共鸣,只听得恐惧在啸。

奇犽定了定神,才觉那是风声而已。

多久没有从梦中惊醒了?

一向都能控制住头脑,灭杀梦境,以防不测,今夜如何这般放纵自己了?

是拔去念针后的懈怠,还是缓解了罪恶感后的释怀?

奇犽看向帐篷另一头的亚路嘉。她睡得更熟,甚至对奇犽的咆哮与惊惧一无所知。

对奇犽加诸于她的“罪恶感”也毫无头绪。

多么无忧的孩子啊。

将她从牢笼中救出来一定是没错的,但带她出来环游世界就一定是正确的吗?我有自信保护好她吗?

——我已经失败过一次了。

他曾经也那么无忧。

我没能保护他。


不,小杰不一样。

小杰也有想...

徒然草

「逝川流水不绝,而水非原模样。滞隅水浮且消且结,那曾有久伫之例。世上的人和居也如此……朝死夕生,复而不已,恰似水泡。」

——『徒然草』兼好法师


长闲日和,掩了卷,朽木白哉嗟叹一声。

“我终有一天,也会像水泡一样,离去后,似乎就丧失了短暂存在过的证据。”

屋内一度徒有晚秋夕阳的残照。

随后,怀中音般的男声出现了,迟疑不决。

“请宽恕我的冒昧,我就当作主人是在同我讲话。我想回应主人。主人在朽木家虽无后,但主人有侄女。您的血缘虽得不到继承,但您的精神永世辉耀。”

“千本樱......”

主人的声音很轻。

他也会倦啊。

但他的家里只有我了。

“是!...

爱神掷骰子

@Touching 摸摸老师点的菜,希望博得老师一笑!时间线在小杰打了西索脸后?!


如果上帝赏赐我一段生命,我会简单装束,伏在阳光下,袒露身体和魂灵。...


manizer花花公子

*是寿星zjy小朋友点的。伪现代AU。生日吞刀快乐!


“明明是个花花公子,你为何那么受女人欢迎啊?假如你哪天出差或者失踪了,我就可以把你风流快活的对象们拐走了吧……”跨国大集团的少爷正在意大利餐厅里喝闷酒,几乎有要把红酒喝成二锅头的势头。


他的对面静悄悄的,相当异常。


一般来说,那个名叫西撒的健身教练会不假思索争锋相对出言不逊反驳他乔瑟夫·乔斯特的。


乔瑟夫抬头去看桌子对面,硬是把抬头纹都挤出来了也没看见西撒。


“咦,真的失踪了?”乔瑟夫有点慌了,“西撒!西——撒——”


“吵什么,我在这里。”...


震惊!交警处罚未告知!还破廉耻被劝诱!

※现代AU


“停车,靠边。”

一个穿着黑色制服的男人,清冷如头顶月光,出现在一辆慢速驶在城街上的车边。

“哦♥俄罗斯交警名不虚传,在违规时准出现♠”右肘搭在车窗外的红发男人,歪头眯眼一笑,那右手赫然是一瓶“四玫瑰”。

“请出示驾照!……美国人?跑到俄国酒驾……会登报的吧。”

“在为我担心吗◆”男人推开车门,举起酒瓶,屁股却不挪窝,“你啊,就连性格也是我的菜哎♪……一起来喝一杯吗♣是开我车带我回我家,还是开你车带我去警局……想让我吹测酒仪◆?不是你的那活我不吹♥”

“你在找刺激?”交警大队队长伊尔迷指着男人手上的酒,又指指自己的佩枪,“...

※ @斯帕皮斯催婚大队队长 我的宝贝大假,半年前的点菜,我厨艺越来越糟了,对不起

※520实在是来不及。这个月会加菜的。


“哇……开着这种跑车来学校,接孩子吗?”

“老师,别自言自语啦,我要还书。”

“啊!好好,对不起。”

“还有,这里可是大学,哪有人肯要家长接,这种车是来接女人的吧?”


抛光完美的漆黑跑车,低平的引擎盖就好像黑豹在蓄势待发,好像一抹宣纸上的泼墨,好像一道白夜里的黑色闪电,好像极昼下缄默的暗影,铭刻着永夜。

这魅影稍纵即逝,大概是去停车了吧。

“他以为他是黑夜的男人吗?”还书的大学生哼了一声。...

You are dead你死定了【天空竞技场电视台独播】

※这是模仿rps的问卷!如果他们是真人,会以这种形式跟粉丝互动……


Q1:你们知道粉丝们的眼里,你们“既是朋友,又是恋人”吗?知道之后是什么感受呢?

小杰(光速抢答):我和奇犽可是远远超过恋人关系的!

奇犽(脸扭向另一侧,爆红):那算什么……答非所问呀。咳咳,哎,主持人小姐,我们知道这个事情,也认同大家的看法。(端正坐好,眼神坚定,直视镜头)除了我,也没有谁能忍受他的任性了。

小杰:什么呀——我哪里任性啦!啊!难道,在你看来,庞姆那时候,其实我也不行?她可是个坚韧的好人!

奇犽(瞪视):绝对不行。有我一人遭罪,就够了。

【由于主持人泪腺失控而提前...

万圣厄尔尼诺

 @三千黛 希望您喜欢我的厨艺。

※原著设定,不在猎人考试中初识,而是在假面舞会。没有带上雷、酷实在是因为我能力未够(喂狗)x


假面舞会还没有正式开始,借着壁上烛火,12岁的银色杀手已经用矢车菊蓝的暗沉双眼锁定目标——一个臃肿的贵妇。肥胖的手裹住一个小男孩的手,给衬得硕大无朋。

揍敌客家规55条,任务中不可伤害无辜。

麻烦。奇犽咬牙咋舌,透过银色面具,看见乐队的人默默举起乐器。

一个男声从二楼飘下来。

“先生们女士们——

“游戏规则不容任何人破坏◆

“为了进入一个超脱现实、绚彩神秘的世界,尽情释放自己在生活中隐...

我不允许我的lof主页有人不知道有生之年——

你们看!死神动画此生能见到新的一集!幽游白书此生能看到高清画质!


恐怖的是画师应该不仅是佐鸣人,还是一护x露琪亚派。为何要这样刺痛我们orz


*我有工作室了!名字是“扑哧工作室”!正在和阿紫的万事屋合作中,即将小英雄的周边,某宝店铺搜索冬菇家奇妙jo边店。

Fixer(中)

*新fo我的宝贝们,我的常驻圈是猎人和magi,其他的圈圈请自助点餐(?),您不点餐鹧鸪可能就不厨x

※私设有,有史以来最多愁善感的大姐有。

*鹧鸪的水平日益下降有,请海涵,拜托了。

猛击进入Fixer(上)复习巩固


某知名餐馆vip和室,洋葱头一抹绿脸,就像京剧变脸一样露出了雪白的肤色、漆黑的杏仁与及腰的长发,最后是——淡淡的薄唇。

在这狭窄的和室里,这样的距离可以清晰地听到对方的呼吸,就像可以透过那白到透明的皮肤看到底下如玉的纹理。

好像蛋糕,好想吃掉♠

西索屏息,心脏却还是不听使唤,尽顾着在胸腔里不争气地上蹿下跳,就像鼓槌狠狠擂在大鼓边上,似乎撞得全身的...

狷鹰狂鸦

殇不患不自觉地伸出左手食指挠挠额头,叹一口气,看着身边袖手生闷气的白衣大怪盗。

浪巫谣离开了,凛雪鸦似乎终于能一吐对他的恶气一般拉下脸。

性格迥异的人们注定会分分合合,更何况是温融中庸的自己,加上狡诈油滑的凛雪鸦,再加上寡淡骨鲠的浪巫谣。

可是没想到凛雪鸦这回会在别人身后表露出这么明显的敌意。他好像真的很不喜欢浪巫谣,简直就是“鬼鸟最讨厌的人排行榜第二”,就仅次于啸狂狷了。要说他讨厌自己的猎物讨厌到表露出来并且想要摆脱的地步,啸狂狷还是第一个,而浪巫谣就是凛雪鸦第一个讨厌的正派人(非猎物)。

上次凛雪鸦杀了占魔脊山为王的家伙后也是这个样子,浑身是刺,像在说“我虽然没什么破事但我没做成我...

Fixer(上)

※是阿西点的《Fixer》+《格差天堂》pa


——我要让他,做我的国王吗?


“喂喂飞坦,听说了没?3年级3组,来了个转学生!”

“转学生!这下热闹了!他们班的目标和国王一直本末倒置呐……”

“这是又一个拜倒在目标脚下的哈巴狗,还是咬不动的硬骨头?敢不敢赌?”

“讲这种话的时候给我放轻声音,小心被游戏组委会发现!飞坦,芬克斯!你们仅仅是Messenger(使役牌,是中产阶级),就敢对违规的事情议论纷纷!就算是我这个Queen(女王)也要忌惮的——”

“是是,玛奇!还会关心我们,心肠真好啊。”两个人嘻嘻笑起...

彻骨失控

*第一次的轰出,ooc见谅。啊这也是鹧鸪第一次厨单箭头。如果拆了我的宝贝们心头好真是对不起,是性癖之外的至爱。


见了相泽老师和那个真能“操控人心”的心操之间的师徒氛围,就很难不往欧鲁迈特和绿谷出久之间的距离上去联想。

这下轰焦冻也明白那两人平时在嘀嘀咕咕什么了。

真是藏也藏不好的惊天秘密。


1A的家。

“轰为什么要用真名作为英雄名呢?”切岛陷在沙发里喝了一口果汁轻轻松松问出来的话,居然让爆豪的哈欠生生停住,班长突然目不斜视地坐正,绿谷好奇地看向轰,而轰略显紧张地回看了一眼绿谷。

“告诉世人,我来了,我是跟我爸不一样的,请好好叫...

既然tag变郊区了那么我就高速飙车了

<1>

裘达尔h的时候老是说干h死你。

一天练白龙刚刚下朝就叫裘达尔留下来。

裘达尔抓抓脑袋,问怎么了,练白龙眼神躲躲闪闪遮遮掩掩,说,没什么,朕不想活了而已……


<2>

文官都在忙,辛巴德突然从后抱住贾法尔。

贾法尔恼羞成怒转头呵斥:干嘛?!

辛巴德:干h你。

辛巴德卒。


人生如戏

https://docs.qq.com/doc/DVmZkcm5iY1ZZZ2dU

快!是沙雕段子手的儿童车!

见光分解

※von点的原著设定JD。


乔纳森·乔斯特很傻。在第一眼看见他时就发现了。

过了期颐之年的迪奥·布兰度在开罗昏暗的别墅里冥想,俗称发呆,没想到居然想到个傻子。

对于JoJo,百来年前的记忆里一直以来都嫉恨他暴殄天物的出身,轻蔑他缺智少谋的行为,但是我却……

迪奥拂过锁骨周边的疤痕。

执著于寻求他的身体。

有时候我觉得他傻得可爱,傻得可敬,特别是他在父亲死后的泪水,真是让我嫉妒又感慨。自那以后,我开始从心底尊重他,甚至萌生了想永远与他同在的想法。

那样,我会更强。

那样,我会站在世界之巅。

那样一定也能得到钢铁般的意志...

终极

——两根铁轨永远能看得见对方,但是触碰不到对方,永远在一起,永远又不在一起。


我惊恐地发现我呼吸的每一口气体都有毒。

好痛。

肺里什么爆炸了,出血了。

我更加惊恐地发现我压根没离开墨脱,我还在那个局促的喇嘛庙里躺着,门外蹲着一个人,我只看了一眼他的侧影,就从心底升起了一股力量。

那个人穿着黑色冲锋衣,低着头,好像无法抑制哭泣的颤抖。

小哥!我想喊,但是不成,我痛成了哑巴。

闷油瓶站起来了,我心中一喜。

他却亦步亦趋踉踉跄跄离开了。

隐约中我耳边有个苍老的声音喃喃细语:“你们两个在一起,迟早有一个会害死另一个。”

我发狠地推开那张苍老的脸,去去!你他娘可死得比...

📣置顶🔔关注鹧鸪前需要知道啥

⚜️欲知鹧鸪圈子与站队如何,请轻击鹧鸪的主页简介。


⚜️只有西伊,辛贾,凛遥在固定菜单内,其他需要自助点餐。


⚜️圈杂粉多,12个子博客分流,能不打扰就不打扰。但全网不止我一个鹧鸪(?)


⚜️tb店铺搜索“冬菇家奇妙jo边店”。

目前有辛贾亚克力与文本无料。满40包邮!轰出杯垫挂件、凛遥个志、猎人合志二刷策划中。本子相关问题不予回答,请见谅。


⚜️tb店铺搜索“朗姆火炮RUM ARTILLERY”。

Lolita洛丽塔小物,cla系基佬朋克等风格。也有甜系。


宝石之星

*是流墨姐姐点的《宝石之国》paro,凛凛生日快乐


 
 
红宝石的矿物名称为刚玉,因其硬度为9,仅次于钻石。炙热的红色象征着热情似火、爱情坚贞,被人类誉为“爱情之石”。 

第一代能说会道的、拥有情感与思维的宝石人,产生于人类完全灭绝后不久的凛冬。 

微生物和宝石之间达成的协议比尸骨未寒的人类可坚贞多了,可以延续到人类历史的好几倍时间以后。 

红宝石很懂得这一点,差再那么一点就第一个破土而出了。 

怎么的叫差再那么一点呢?

有一种宝石比他更愿意交出自己的身躯作为微生物的寄居所——蓝宝石。

蓝宝石的矿物...

我就耍个流氓,你紧张什么?

※鹧鸪第一次开西伊车车,好紧张啊,ooc对不住了。


<1>他们的初夜&初拥&初吻

猫啊,哄他他要跑,不睬他他要来蹭♠

实践了这个先贤留下的智慧结晶,西索心满意足地看着自己肩头所支撑着的美人头,如是瞎想八想着。

就猫来说,就算他践踏我我也要心怀感恩地亲吻他的脚踝,问他疼不疼的◆而他居然和我在沙发上看电视,还看到呼呼大睡!就只不过是胳膊酸点,竟能换到这种梦一样的好事,赚翻啦♥

上次看到这么毫无防备的睡颜还是在那个有如伊甸园般美妙的黑夜之后♣现在看来,那时的自己太过奢侈暴殄天物身在福中不知福了◆

猛击进入那个黑夜

(网络不行的朋友直接往下看吧...

猎人同人合志《HENTAI×HENTAI》关窗

HENTAIxHENTAI:

从2018年4月到2019年1月,终于关窗辣!谢谢各位支持!



   


来源:HENTAIxHENTAI

李们好,这是鹧鸪的第11个博客!

鹧鸪不太会画画orz

十月新番,幽游白书重制版再会!



我好饿我要吃藏马:

大家好,初次见面,我是鹧鸪!

采访了在小溪中沐浴的藏马先生——!

啊——居然在身负重伤的时候这么说!好狡猾啊!(剧场版《冥界死斗篇~炎之绊~》+声优梗!)

其实您在跟飞影初见时就背过他了吧!



是看完漫画迫不及待要下厨的鹧鸪(搓搓手)

其实鸪鸪不会画画,开这个子博客是为了发长篇,敬请期待

(no.10子博客了呢好快啊)

希望能在重制版前搞定x


关于鹧鸪的cp23场贩及所有商品通贩问题




摊位号:p81


cp请大哥们来玩辣,小弟我算了一下几乎亏本买卖,东西少,恐怕也没人要x

magi场贩挂件每款6个左右,magi无料10本左右,猎人本4本,猎人明信片2套

magi两样通贩,单价便宜一些,加上运费便宜不了多少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1z10.1-c-s.w4004-18460214490.3.524355adLxlQQD&id=578375565381

猎人本由于你懂的原因请上闲鱼搜索“全职猎人”,我们有缘来相会x

情非得已

通过解析脑波,端脑系统能知道每个人脑袋里的想法。

想要拯救地球文明?想都别想。会被发现。会被抹杀。

只能想着自保。

也许最多能想着保护晴知。

而晴知,早就是我与这世界最深的联系了。

晴知,就是地球文明。

不那么直接的想法,端脑系统辨别不出。

就跟逃避扫h黄的屏h蔽字那样,面上无奈俯首称臣,心底刺激愚弄权威。

不过好在,系统管理员,也就是网管她,是自己人!

她至少可以稍微放宽对自己想念晴知的脑波审查,并向系统解释那只是人类正常的情感问题。

就此,夏驰在桌面上写下了DIE NOW,DIE是对着自己的,WON一半在己一半在孟秦。

赢世界变成输世界后。

坐在荒废的土地上,夏驰问...

今日之事当铭记以警示自己:

1.不遭人妒为庸才

2.小人穷斯滥矣

以上过于文邹邹,解释一下,就是我被莫名挂墙头指着鼻子骂,居然没有生气,下意识还道了歉。

原来我已经不是两年前的我了。

我只会反思,而不会狂吠了。

我不是耳聋,我是怕我出手伤了和气又吓人x

冬之将至

◈AU


<1>十指连心

“冬天要到了哇♣”西索散着黑发,也没有妆容,侧身倚靠在床头上,把玩着伊尔迷的长发。

“怎么啦?刚刚都那么火热了呢,还冷吗?”伊尔迷好像连眼睛都不想睁,一动不动躺着。

“哎呀呀,说这么可爱的话,伊路在引诱我吗♠?”

“别给我硬起来啦,嗯——唔唔……”

一个巴掌大的小礼盒拍在西索脸上,把他拍也拍懵了:“这是——♥?”

“是冬天的礼物哦。”

“杜x斯冬季新品吗♠”

“哼哼……”

西索翘着尖指甲,拈开包装纸,以掀开棺材板的谨慎姿势掀开礼盒盖子。

“哦哦,好漂亮呢◆”

“我记得你护手程序还是挺复杂的吧,用这个就不用花那么多精力了。”...

和光同尘

※我,纯粹想开个h车而已,请留意tag自行避雷!车技那么差lof还要拖我也很无奈。


让我们改写一下东离2第八集的历史。

殇不患成功击昏蝎女回收了嗜血魔剑,而追命灵狐啸狂狷被突然出现的凛雪鸦掳掠走,中止了最后一把魔剑——丧月之夜的回收。

“啊——好不容易可以一箭双雕一口气做完的好事被打断了!”聆牙像杀鸡一样嗷嗷大叫,眉毛都耸起来了,“凛雪鸦要玩那狐狸,肯定还是以东离刑部的身份。错不了,他们一定会回东离刑部。走!去堵他!”

没等聆牙说完,其主人和殇不患的身形已经化作俩影子去追了。


全文https://shimo.im/docs/WkBXYJsVEeYnG6GK/

朝闻夕死


灿金的长发一直垂到森林生机蓬勃的地上,拖曳生辉。
这令人惊叹的尤物,坐在地上,回头迷茫地看着自己爬出来的地方。就连这种表情都相当迷人。
莎赫扎德大人告诉过我……那是“茧”。
我就像只“蝉”。
一生虽长,但大多数时间都会在黑暗的地下度过的一种生物。
我眼前的,就是“黑暗”。
有一天,我会脱离黑暗。
那一天,我就“蜕变”了。
就是今天。

缇特斯猛然醒来,在深夜单人学生寝室的大床上喘h息,双手手掌拢住自己两耳边短而软的金发,以冷静平息过速的心跳。
怎么会梦到两年前一切开始的那个时刻?
是莎赫扎德大人想要重申我的责任,指引我实现此生的价值,才以梦作喻吗?
不,莎赫扎德大人一向简明直接,不会作如此拐弯抹角的手段。
除非……她看穿...

1/6